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簽到十六年,我沒想當皇帝 txt-188.妖國立根分享

簽到十六年,我沒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簽到十六年,我沒想當皇帝签到十六年,我没想当皇帝
岭南府府衙内,蔡知府正一脸桑心的看着手里的考评,中下。这是他这么多年来最差的一次考评,但是这又是他第一次抱大腿的考评。
合着抱大腿还得了一个差评,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抱大腿,这大腿要来有何用。
“大人,这如何是好。”
“哎,汪先生回来了吗?”
“没有,不过从他的信里来看,也就这几天。”
蔡知府丢开手里的纸条,拿起一旁的茶水,喝了一口。
汪文士自从上次被抓了以后,整个人都郁郁寡欢的,后来好不容易从安王爷手里讨要回来,没过几天就跑了,本来以为他能帮自己升一升,哪想到居然给自己一个差评。
吏部考核分为上上、中上、上、上中、中、中下、下、下下几个等级,如果是下下,那就意味着这位当官的要被免职,如果是下,那就意味着第二年不能达到中下,他也可以被免职,如果是中下,那意味着在原地再做一任。
大越国的官位是可以被免职的,当然如果你有关系,免职之后再过两年,可以重新找个地方任职。
可是如果没关系,那么你就只能当个富家翁,而且三代之内是可考举,但不能为官,因此很多府衙内的幕僚师爷,都是有功名的,他们只是因为父辈或者祖辈被免职,导致没办法为官。
所以在大越,想摸鱼是很困难的,成本太高,只有兢兢业业的干活,评级不差,才能过下去。
当然有人说,这里面的油水很大,要是吏部搞一搞小动作,那不是可以把不好的变好,好的变不好,你看这蔡知府不就是受害者。
其实这事没办法说,例如岭南,所有人来这里为官,能得上已经是奇迹,一般正常是上中,为什么,因为实际如此,你想通过运作来改,第一没意义,第二太容易被发现。
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岭南就这么个烂摊子,你要说变得如何如何富裕,人家一看就明白,想改都改不出名堂。
因此很多地方都是没办法改,也不好改,而且改的太小,花的少,吏部得人看不上,花的太多,想改的人不舍得。
再加上皇帝手上有一支监视队伍,时刻盯着吏部,一旦被发现,那就不是丢乌纱这么简单,是可以先斩后奏的。
当然这个先斩后奏也是有标准的,不一一细说,总之一句话,吏部有油水,但是不大,最多也是偶尔为之,例如卖太子热门的大皇子。
“不去管他,安王爷那边如何,有没有什么动静。”
“大人,安王爷每天上山,不知道做些什么。不过这山上经常雾气缭绕,会不会有妖怪。”
蔡知府的幕僚想了想对他说,最近岭南城周围的山上不时会出现雾气,而且不是早晨或者下雨天,就是中午快下午的时候,有些不正常。
听到他说会不会有妖怪,蔡知府就觉得头皮一麻,想到前段时间的大老鼠,辣么大的老鼠,如果下山来,岭南城可就真没了。
“查,快派人去查,如果查不出,就直接找安王爷,告诉他,千万别找人那种妖怪,我们城小,坚持不住。”
幕僚听了点点头,他早就像派人去看看,他总觉得那就是妖气。
两个人又处理了一些公务,幕僚就告辞离开。
蔡夫人从后院过来,看到自家老爷在发呆,就过去问问。
“老爷,您是怎么了?考评不好?要不要我回家跟父亲说一句,让他去上面说说。”
蔡夫人家是岭南大族,和京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年,蔡知府能一直在岭南任职,很大一部分功劳就是蔡夫人家族。
“不用,已经上了人家的船,就不要想着去掀翻,看看再说不迟。”
蔡知府算是想明白,这不是真的给自己差评,只是需要自己继续留在这里,如果这次是中评,下一任说不定就不是自己,而现在给中下差评,明年升一下,估计太子之位已经选出,到时候正是自己挥洒才能的时候。
“你有空去探探安王妃的口风,他们最近在干什么,要我说就是应该让他们住进王府,现在这样,我根本掌握不了他们的行踪,更不用说知道他们干的事。”
王府一直在修复,不是他不努力,是实在没钱,当初拿的钱不能掏出来,而修复的钱又不多,只能断断续续的修着。
而陈怀安他们在建的王府,因为陈婧的需求变大,工期也是越来越长,本来一个月前就能搬进去,但是现在至少还要大半年。
作为前世宅男的陈怀安,其实对住客栈挺满意的,反正对他来说只要有个地方睡觉就行,至于是那里,他真不挑,再加上陈婧长时间在外,他更不急着住进王府。
“我住进去就是独守空房,有意思吗?慢慢来吧。”
就是陈怀安这样的思想下,陈婧可劲的添加功能区,要把般若寺的王府,建成一个城中城,甚至打算慢慢把岭南城给吞并。
只是岭南城已经老龄化,经历不了太过激烈的攻击。
如果能按照陈婧的安排,整个王府足以媲美皇宫,确切的说那就是她最初的皇宫。
前世陈怀安去世之后,陈婧就搬进般若寺驻扎的军营,为了不想起陈怀安的好,她就化身基建狂魔,疯狂开发这篇土地,虽然因为经济问题,一度停摆,但是最后还是让她建立起一座皇宫。
后来她在这座皇宫里称帝,再后来,她就带着大军向京城大举进攻,占领皇宫,住了一段时间,然后向西南进攻,但是本人也是会参加的。
蔡夫人皱着眉摇了摇头,陈婧可是出了名的工作狂,想跟她打好交道,恐怕没那么简单,最主要是无话可说。
上次有一位夫人好不容易请到她,结果没坐一炷香时间,就有三位夫人被她气的跑路,两位夫人撞了墙,而且由于她说的东西大家都听不懂,因此场面一度尴尬。
本来蔡夫人是不想去再去要求,可是蔡知府的话让她很想在见见陈婧,因为她手上有延缓衰老的药物,据说效果很明显。
只是这种药物,数量稀少,不是跟陈婧关系极好的,那是绝对不会给你尝尝的,更不用说,让她提供丹药给要跟陈怀安作对的蔡知府夫人。
正在蔡夫人为难的时候,陈婧喜气洋洋的走进陈怀安的房间。
他们两个暂时分开睡,因为陈婧经常不在家,有时候经常会紧急出门,如果跟陈怀安一起睡,就很容易造成以下情况。
两个人正在睡觉,突然小邓子进来对陈婧说:“娘娘,又一个山寨投诚了。”
“好,我这就过去。”
陈婧穿好衣服就跟着小邓子走了,只留下一个一脸雾水,满心不悦的陈怀安。
再例如,陈怀安正在睡觉,突然陈婧走了进来,全身是血,陈怀安就这么被吵醒,然后给陈婧包扎伤口,清理身体什么的。
而伴随而来的是,各种各样的暗杀,别看陈怀安安安稳稳的睡着觉,好几次差点嗝屁,后来抓住杀手一问,居然因为陈婧逼的太紧,他们打算杀他报复。
就这样,出于安全和各方面的考虑,陈怀安和陈婧早就分开睡。
“这是怎么了,这么开心,有什么好事吗?”
“对,大喜事,妖国的阵法要下土了。”
陈怀安这才想起来,自己好久没去看看圆圆她们,都不知道妖国的阵法下土的消息。
“大喜事,是不是邀请我们去看看?”
傲娇总裁求放过 苏绵绵
“对,你当然得去,作为狐族的合作方,妖国的大主宰,你怎么可能不去。”
陈怀安点点头说:“那是我不光是大主宰,我是创始者,要不是因为我把这两个都关在一起,丢进锅里面,他们会融合吗?”
看着陈怀安一脸的一点表情,陈婧真想打他,但是又舍不得。
一直说想给他生个孩子,可是一忙起来,她就像控制不住自己一样。
等事情安定一些,自己一定给他生个大胖小子,还有婉儿也应该让他收了,万一自己像前世一样,生不了娃,也好有人街上。
“那就别臭屁了,快收拾收拾,跟我们一起上山吧。”
陈怀安本来打算就这么上山,可是被陈婧一顿嫌弃,说这么大的事,他居然就这么过去,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为了狐族的面子,怎么都得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行行行,我打扮,你别催。”
在婉儿的帮助下,陈怀安穿上久违的正装,当然现在的正装没法跟皇子时候的正装相比,但也是纷繁复杂,全部穿戴整齐需要大半个时辰。
“我就说弄得简单一点,正装很招摇啊。”
陈怀安不光是正装,还是正队出行,一路上锣鼓喧天,所过之处众人躲避。
“安王爷这是有什么大事吗?搞得这么隆重。”
“嗨,一个纨绔王爷,你还指望他有什么事干。”
“你就别酸了,外面的路修好了总是真的吧,一起进城要走四天,现在只要两天半,你能多赚多少钱。”
“就是,你也不想想外面的路,路好了,那些劫匪都不一定能拦住我们。”
陈怀安这段时间修路卓有功效,很多地方都被他连通,导致岭南城里的商人多了不少,还有一些镖局也开始活跃起来。
正所谓想致富先修路,路好了,很多人都愿意开始活动起来,人活动起来了,钱也就活动起来,钱活动起来,整个经济状况就好起来。
更不用说陈怀安还把独轮车给搞了出来,这大大方便了山里人出行的便捷程度,原来要两个人才能出来一趟,现在一个人推着独轮车就出来了。
而且由于独轮车的装载量大,也调动了山民的积极性,不管是卖货还是买日常用品,都大大提高数量。
花钱是所有人都会的一项技能,不是不会花钱,只是没钱可花,有钱了自然是花花花。
岭南帮原本想破坏陈怀安修路,毕竟他们的靠山已经投靠了大皇子,他们自然是要帮助靠山对付陈怀安,可是这路修起来,他们的财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就让他们很难受,一边是靠山,一边是能财富,太难了。
为了这件事,岭南帮差点分裂成两派,最后还是帮主强势下令,赚钱第一位,不参与皇室事务。才让岭南帮重新恢复原来的样子。
当然岭南帮内部还是起了龌龊,不可能完全恢复到原来那种亲密相间的地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就会爆发出来。
陈怀安他们出了城,往山上走去,新修的路就是舒服,一点颠簸都没有,虽然没有用柏油水泥浇筑,但是用上了当世最好的筑路手艺。
“定期维护要做好,护路队要早点建立起来。”
看着平整的地面,陈怀安满意的对修路的总指挥说,就是陈怀安入住的第一个掌柜,因为不遵守卫生条例,被拉来修路,后来因为他修路本领高,慢慢的做到队长,现在是修路的总指挥。
“已经有少量组织起来,就是缺坐镇的高手,王爷可不可以请邓公公分点给属下。”
小邓子手下练葵花宝典的小太监越来越多,实力极具增加,要不是自宫练剑的代价太大,很多人都愿意学,毕竟是直指武圣的顶级秘籍,就算资质有限,最差也能练到宗师境界。
要知道,宗师境界在大陆上也算是中流砥柱,不说开宗立派,混个高级打工人还是可以的。
只不过葵花宝典不能传人,就算让人学,九成都是不会学的,真的只有宫里的可怜人会学。
“小邓子,支援一下吧,跳三四个厉害的给他,现在路就是我们的财。”
小邓子点点头,稍后吩咐下去,派出几个小太监去帮忙。
说话间,仪仗就来到山下,只见山上云雾缭绕,长久没留意,这山居然大变样。
“这怎么上去,我们这么多人。”
看着被云雾缠绕的大山,目视不能超过五米,自己这么大一支部队,上去不说危险重重,那也是艰辛无比。
“当然不会有这么多人,毕竟还没完全建立,万一被其他妖族攻打,我们可坚持不住,还是妖低调。”
陈婧一副我们要低调的表情,拉着陈怀安、小邓子、婉儿等十几个人,往云雾处走去。
陈怀安一脸问号,这还叫低调?就差告诉大家,我们上山有大事要干,这还叫低调?
穿过云雾,就出现一条山路,一直蜿蜒向上,在云雾处消失不见。
“这山有这么高吗?”
陈怀安好奇的问陈婧,他前段时间来,这山路可没这么长,还消失在云雾之中,太假了。
“你真是凡事不管,饭吃三碗,这是幻阵,后面是须弥介子阵。”
陈婧没好气白了他一眼,呵,男人,还说什么全力支持,现在连这么基础的东西都不知道。
在小邓子的搀扶下,缓慢向上走去,幸亏他体内的火毒排出不少,让他能走不少路。
只是虽然走了很多路,但是还是没看到那个熟悉的山洞。
“你是不是在带我转圈圈,我记得山洞不在这么高的地方。”
就在这时,一群白老鼠从山上飞奔而来。
陈怀安这种没有密集恐惧症的人都开始起鸡皮疙瘩,虽然他之傲这些老鼠是来迎接他们的,而且都洗的干干净净,可是他还是觉得恐怖如斯。
“王爷,好久不见,我们就等您呢。”
听声音是那天那只大耗子,只是怎么变得这么雪白,有点不适应,他不应该是一只大黑耗子。
“你好你好,你怎么毛变得这么白。”
鼠大有点郁闷,要不是因为陈怀安,他也不需要用秘法把灵魂交换,原来已经趋于大成的肉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被神通吞噬,幸亏老祖早有准备,为他准备了一具新的身体,只是身体上的法术全都要重新修炼。
“王爷,您还好意思问我,要不是。”
“鼠大,可接到王爷,时辰不可误,快快回来。”
他还没说完,鼠族老祖就在山上发话,鼠大赶忙带领小弟变形化作一顶顶轿子,请陈怀安他们上去。
陈怀安忍着鸡皮疙瘩,慢慢站在老鼠轿子上,慢慢的坐在由老鼠组成的椅子,坐上去软软的,有一只老鼠好像不是很安分,不停在那里转头,搞得他屁股很痒。
等大家都坐好,老鼠们开始向上攀爬,速度很快,至少是陈怀安的十倍,不过舒适度还是很不错的。
正当他还在享受轿子带来的舒适感,就发现已经到了山洞。
“好快阿,你们就不能早点下来。”
从轿子里出来,陈怀安不由的发发牢骚,有这么便捷的工具,为什么不早点使用,还要他走那么多路。
“王爷。”
圆圆从山洞里蹦出来,自从鼠族的加入,狐族为了不让鼠族占据太多资源,毕竟这里离鼠族的祖地很近,真的打起来狐族真的不一定占便宜。
为此,原本只打算先搞个先头部队的狐族,开始大量的投入到妖国的建设中,希望到时候能把持住妖国的主动权。
“皮卡皮卡!”
甜梦追着电光耗子从山洞里冲出来,本来打算教训电光耗子的甜梦,看到陈怀安,一下子就窜到他的怀里,求撸,求抱,求小鱼干。
陈怀安好几天没看到甜梦,以为她去那里了,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待着,不知道有没有捣乱。不过看她现在的样子,应该是没捣乱,毕竟甜梦可是乖孩子。
小玉姑娘带着两位老夫人从山洞里钻出来,她知道陈怀安到了,作为法阵的安防者,她需要陈怀安的帮助。
“王爷,好久不见,这位是黄嬷嬷,这位是胡嬷嬷,族里的老人家。”
陈怀安知道这两位是狐族的老前辈,修为深不可测,虽然他不知道,可是看表妹的表情,就知道这二位的厉害。
“黄嬷嬷好,胡嬷嬷好。等等还要麻烦二位。”
这两位老前辈看起来其实一点都不老,也就六十几岁的样子,虽然穿着比较老旧,也比较乡土,可是一双眼睛却通透明亮,一点都不显老态。
“王爷客气了,都是老身们应该做的,倒是等等需要王爷牺牲一下。”
“啊!”
陈怀安感到惊讶,这里面还有自己的事?不是让自己做个见证不就完了,怎么还要做点牺牲。
刚胡思乱想一通,就看到表妹在跟圆圆说着什么,想到自己是不能对不起表妹的。
“牺牲啊,是不是换个人,我看铁牛挺不错的,身强力壮。”
小玉姑娘白了他一眼说道:“这事必须得你,不然着阵法的控制权在别人手里,你放心?如果你放心,你尽管让别人来。”
原来是这样,陈怀安恍然大悟,一拍手掌说道:“那就让表妹来吧。”
众人都看着他,这个王爷怕不是真的有大病,现在撤资还来不来得及。
阴阳生化大阵,九阶阵法,天下独一无二的阵法,只要掌控了这个阵法,整个妖归他掌控,说一句这一国唯我独尊那是理所当然。
居然有人把这等神物拱手相让,虽然是自己的妻子,但是一般来说,妻子都是管内务的,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妻子,不怕妻子跑了?
“这是内务,当然归表妹管啊,你们难道还真的希望我来管这么一个妖国,就算我想,你们也不愿意吧。”
陈怀安看着胡嬷嬷和鼠大爷爷他们这些老一辈,他知道他们打的什么主意,自己没修为,就算掌控了这个阵法,他们想要从自己手里取走也是十分简单。
听到陈怀安如此坚决的表态,众人一时都不好说什么,毕竟是陈怀安自己的东西,想给谁就是给谁。
“时辰快到了,可以准备了。”
铁牛从山洞里出来,对小玉姑娘说道,知道他实在,计时之类的活就交给他干,他也能保证不差分毫。
“王爷请,我们要开始了。”
陈怀安跟着他们王山洞里走去,原本漆黑的山洞,现在用无数火把点亮,看起来金碧辉煌,沿着山路一直往前走,很快就来到一个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