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我的小師弟可太穩健了 線上看-104重臨平安鎮展示

我的小師弟可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的小師弟可太穩健了我的小师弟可太稳健了
蓝英办公室内。
气氛有些凝固,疑有寒气生出。
这种波及整个卫察司系统的过错,可不是蓝英一人可以承受得住的。
女人明显有些生气,已经失去了往日里的平静,内心又无可奈何,自己对面可是西门町,来自帝国中心城的术卡师协会总会长。
兹事体大,即使温酒吞大人亲临,怕是老爷子亦不会好脸招待。
西门町手指轻轻点着皮质的沙发,韧性十足的皮质上已经出现了十几个指印,“我就是说说,卫察司可是为帝国出生入死的苦命人,老头子这点道理还是懂的,都不容易。除了执伞鬼,听说九华清逻道的人也出现了?”
蓝英闻听此言后,神色舒缓,恢复到往日清冷模样,再燃细烟,缓缓说道,“第一道传人已经去了,情报上说,同执伞鬼打了一架,各有胜负而已,山峰削掉几座,地面下沉百十米。”
老人浑浊双目荡漾过一丝追忆之色,沙哑说道,“还是年轻好啊,快意恩仇,纵马狂歌。第一道传人已然出世,想必**山庄的少爷,虚者会社的话事人,都要出现在你这个小小的西子城了。你觉得我把玉狂徒弄过来怎么样?想必那小子应该很开心吧。”
“他们出来蹦跶,最闹心的又不是我,对面的城主大人怕是要寝食难安。至于你的大徒弟来不来,那是您的事情,我就是个柔弱女人,可不敢替您老做决定,万一又扣个几成的供给,我岂不成了卫察司的罪人。”
蓝英讥讽之色掩藏在氤氲之内,说话阴阳怪气的。
西门町畅然一笑,好奇问道,“听闻你这丫头和城主还有点绯闻,是真的吗?”
“老爷子,吃瓜也得看看瓜熟不熟啊。”蓝英一口浓烟从诱人朱唇中喷出,齐齐奔向老头。
西门町身形已然消失,玩味尾音在屋内飘荡,“看来是假的啊,没意思。不如考虑一下我的小徒弟吧,没准几十年后,他可以帮你再临中心城。”
蓝英难得的没有回怼,一脸认真,好像真的是在思忖一般。
……
“哐当!”
作战车同一颗歪脖子树撞在一起。
胡三郎豆大汗珠洒在挡风玻璃上,他长出口气,抱歉说道,“真不是我的问题,这地有些古怪,作战车它好像有自己的小脾气,也可能这颗丑陋树是它前世恋人。”
伍念之跳下了车,蹲身前去检查四个车轮,“可能吧!不过这四个轮子全部报销,我还是觉得是因为你的衰运齐天。”
“也不能这么说吧,没有证据的事情可不能乱讲,坏我行情啊,拿到这次任务奖励的功勋值以后,没准卫察司的那些小女孩……”胡三郎余汗渐消,一脸期待和向往。
“走吧,现在只能徒步回去,这地实属怪异,咱们绕着点走。”伍念之看着镇头高悬的牌匾,心里百般苦涩,千万不能进去啊,里面有什么谁能知道。
上次路过平安镇,几人尽管安然无恙,可是“民风纯朴”的小镇还是在他脑海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
半夜趴着窗户的“老熟人”还是让伍念之记忆犹新。
胡三郎很是自觉,主动将姚乃兮从后备箱中掏出,背在肩上。
公子哥眼皮抽动一下,不过双眼没有睁开,手里握着的金属球不知何去。
少年心知肚明,这累人的活只能自己干,伍念之好歹说来是半个队长,白晶晶又是个柔弱的姑娘,自己这牛马之命显而易见。
“这小镇灯光真好,我想吃麻婆豆腐,清蒸鱼鞭,双头锯齿蟹……”胡三郎润着嘴唇,神态向往。
“不去!看看能不能绕过去,不回到寝室我心难安!”伍念之看着镇内灯火阑珊,人头攒动,似乎在举行着篝火晚会。
大 主宰 小說
胡三郎眉头一挑,故意说道,“金屋藏骄?所有心急火燎?”
“放屁!”伍念之快速对答。
“他敢!”白晶晶同时说道。
挑事之人连忙加快步调,顺着镇外边缘,朝前溜去。
“真没有!我敢保证我那屋连个雌性鬼蛤都不会有。”
与此同时,伍念之寝室内的王姨脸色阴沉着,看着一地的积水,愤然说道,“好不容易出去执行个任务,怎么水管子又爆裂开,你小子难不成把衰运落在了寝室?”
“阿嚏,哪个挨千刀的在背后说我坏话。”
“念之,你看!他们朝咱们招手呢,要不过去看看?”胡三郎开始语气充满着喜悦之情,几秒过后,竟然带着哭腔,继续说道,“你快看吧,他们怎么抱头而立啊!”
“什么叫抱头而立?难不成一个个的被人拿枪指着脑袋吗?”伍念之疑惑问道,顺着胡三郎指的方向望去。
无尽寒气仿佛从脚根处升起,顺着双腿,抚摸着伍念之全身,他再也绷不住了,说话的腔调大变,“快走!别和他们对视!”
说完,呼吸之间,伍念之身子已经冲出去二十多米远,左手寒铁刀,右手通火棍,齐齐亮出。
他看到了很多人,有之前在平安镇见过的,也有自己认识的。
许平安,小薇,蒋不凡,陆飞儿,古天,甚至是之前在黑心矿场内的工友……
诡异至极。
这些人明显都不是活物!
他们确实如胡三郎所言,抱头而立。
双手不是抱着脖颈之上的脑袋。
而是双手抱着脑袋,脑袋放在腹前。
他们微笑着,是迷人的微笑。一笑,让人遍体生津,仿佛置身地狱,鬼怪临门!
脖颈处的断面,筋骨连同着肌肉,正在努力的攀爬着,不一会儿,第二个微笑出现,然后掉落两手交界处,仿佛抱着两个西瓜一样。
三人埋头狂飙不止,一步也不敢怠慢。
十分钟过去!
二十分钟过去!
天色漆黑一片,伸手难见五指,三人仿佛在墨水中行舟一样!
妖风阵阵,胡三郎头皮有种莫名触感,似乎有人在轻抚他的头顶,刹那间,他只觉得头顶短发根根直立,如同炸毛的猫一样。
“念之……我怎么感觉有人摸我脑袋,你快帮我看看头上有没有手!”少年背着姚乃兮,脊背颤动,公子哥身子好似躯体通电,衣袂飘飘。
伍念之回头快速一撇,无奈说道,“没有东西,放心吧!赶紧跑,此地诡异难言!”
胡三郎只觉得一双冰冷如霜的大手,紧紧箍住自己的脖子,他声音霎那间尖锐起来,“谁?你特么的是谁?”
脚步骤停,如同僵木,背后传来一道声音,略带咳嗽,“是我,姚乃兮!你们三个是卫察司的人吧!”
“呼呼呼!”
胡三郎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启动步调,紧随白晶晶其后,几口久憋的闷气从胸口涌出,长叹道,“是你啊,公子哥!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我很早就醒来了,只是不敢确定你们的身份,又怕你们三个是伪装成卫察司的人,所以我便一直装到现在,才敢吭声。”姚乃兮脸色愁苦,他只是个普通人,并没有异能天赋。
他强忍着胯骨处传来的巨痛,扭捏说道,“要不你放我下来吧!被一个男人背着,感觉很怪异,难免碰撞一起!”
“还是别了,你可金贵着呢,我们三人这次可就是为了您才来的鬼雾密林,而且我看你体内没有一丝能量,跑的太慢。叮当响就叮当响吧,忍忍,咱们就快到西子城了。”
胡三郎双手使劲一托姚乃兮的大腿,往上颠了几颠,健步如飞,持续前行。
姚乃兮面色红润,眉目流转,堂堂七尺男儿,竟然露出女人模样,散发着娇俏媚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