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曉寒更深西風冽 起點-第六十一章、無辜的受害者相伴

曉寒更深西風冽
小說推薦曉寒更深西風冽晓寒更深西风冽
凌冽听出了话味,他的脸慢慢阴了下来:“这事我怎么都没听我娘给我提起过?”
伯爷眼神飘忽:“这不还没有最后定下来吗…”
“也就是说我娘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个事?”
怪不得一直都没听到娘亲提起过此事。
伯爷不敢直视他:“都还等着你回来再说嘛。”
凌冽一直都知道父亲偏心大哥,全力辅助大哥他没意见,毕竟大哥是伯府世子,伯府未来的门面,可是现在伯爷想把他的亲事卖了帮寸大哥不说,还一直瞒着他娘亲,这就有点过分了,他娘再不济也是个正妻,还没下台还没死呢,你们就这样跳过母亲直接把儿子的婚事定下来了,完全不关心他们母子的反应,你们把他们母子二人放在哪个位置上了?!
可气的是,你们自己惹的祸,你们自己不去擦屁股,却要他这个无辜的受害者自己跑去解释,简直是岂有此理,欺人太甚!
这要不是看在你是我亲爹的份上,说什么也不给你打点后事!
凌冽忍着一口气:“这事我会亲自上门说清楚的,只是还请父亲以后在与我有关的事情上,能和我娘亲商量一下,儿子感激不尽!否则,再没有第二次了!”
说完转身就走。
伯爷眼皮直抽抽,他伸手捂了捂脸。
女總裁的超級高手 小說
小儿子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和实力,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无视他的存在随意行事了。
凌冽飞快的回了自己的屋子,看到还在床上躺着的庄晓寒才长吁了一口气,心中感叹到:“还好还好,现在在这个家里,还有个人跟我是一条战线上的盟友,即便是娘亲不给力,但是希望娘子能不一样啊!”
突然之间,好期待娘子的伤快点好起来。
庄晓寒躺的全身都痒痒,哪哪都酸痛。
也不知道这样的情景还要持续多久,目光所及也就只有头顶那么大的一块天,扭头连房门都看不见,来来去去就是那么几个人,除了凌冽也没个熟人,闲话都拉不上几句,真是闷死个人了。
凌冽去端王府回复结果,虽然靖王已灭,但是有了苏禄国的矿石消息,应该能抵消一部分端王对凌冽的怨气。
庄晓寒记起在健康城里的云来楼,韩朝请自己和庄奎吃饭,出门来的时候,在走廊碰到的凌冽还有一个中年人,原来那个中年人就是端王。
凌冽后来告诉她前前后后后发生的事,想不到就是那个中年人一直在背后运筹帷幄,搅得千里之外的容国烽烟四起不得安宁。
这人是个人物,厉害程度比容国的韩太师还要强。
不知道凌冽会不会成为被殃及的池鱼,今后若凌冽还要在他手下做事,难说以后会有什么待遇。
只是在看到凌冽回来时,他脸色似乎不是太好,庄晓寒问他:“出什么事了?你耷拉着个脸。”
凌冽回来的路上还在想,要不要把这个事告诉她,这个糟心事说出去只怕娘子会对他父亲有什么想法,但是又一想,现在不说清楚,将来要是哪一天再引起误会,娘子生气跑了,他怕又把娘子给丢失三年,实在是受够了。
凌冽还是老实的把事情的经过讲给了她听,庄晓寒一听就酸了:“原来你这么受欢迎啊,竟然让人家大姑娘白白等了你一年多!”
凌冽趁机大吐苦水:“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完全不拿我当回事,一躲就是三年,搞得全天下的人都以为你死了,平白的闹出这么些闲事来!”
庄晓寒嘴硬:“你不是也没跟我说实话吗?我连你真实身份都不知道,去哪里找你?”
“你可以在健康城里等我,我迟早会回去找你的嘛!”
“等你回去找我,我跟你回家了我就真成了乱臣贼子,这顶黑帽子,我才不愿意戴着!”
“你现在不也跟我回来了,有什么区别?”
“那是因为靖王已经死了,我才能洗脱罪名!”
“那我现在什么也不瞒你,你以后要是再敢自作主张胡乱行事,看我饶不饶得了你!”
凌冽恶狠狠的一口咬在她的耳朵上。
庄晓寒痒的不行,又不能瞎动弹,只得连声求饶。
不过,对于那个邵家小姐,她因为无聊又好奇,所以多嘴问了几句:“那个什么的邵小姐,多大了,长什么样啊?”
凌冽摇摇头:“我都不认识她,又怎么知道她长什么样?”
“那人家怎么眼巴巴等了你一年多?哪有不认识的人还去苦等?你是不是又没说实话?”
庄晓寒才不信。
“冤枉啊!她为什么要等我我哪里知道?我连她是圆是扁都不知道,你要是不信,明天你和我一起去人家府上问问不就清楚了!”
“我要是能动至于和你扯这些无聊的事情吗?我要干的事多了去了,才不参与这些狗血八卦里去呢。”
“你相公的事你都不关心,你果真是一点都不在乎我的!你怎么当人媳妇的!哎呦,好桑心,我怎么会喜欢你这种冷漠无情的女人!”凌冽倒在床上滚来滚去,做痛苦挣扎状。
庄晓寒笑呵呵:“少来了,你们男人不都是这个德行吗,有其他的女人喜欢你,其实你心里已经偷着乐开了花吧,偏偏嘴上还不承认。”
凌冽爬起来:“别把我跟其他人扯一块,我凌冽这一生只喜欢过你这么一个女人,结果你看看你都把我折腾成什么样了,为了找你我都去挖人家的坟,你都不知道那个坟墓一打开,那个味…呕…哎呦,说不下去了,我先去吐会先。”
凌冽跳下床,去漱口刷牙去了。
庄晓寒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些感叹:要不是看在你为我这么疯狂的份上,你想带我回家,你觉得我会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你吗?
还有,如果没有杀掉靖王,恩怨未了,我也不会随随便便跟你回来的。
幸福,是有代价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忽然有点怀念青峰山上的日子,多么的简单快乐,自由自在,那样的时光,大概再也不会有了。
庄晓寒肠子受损严重,目前只能吃些流食,偏凌冽还要总是在她跟前弄些美食出来馋她,她看到那些鸡鸭鱼肉羡慕的两眼放光。可惜又吃不着,馋的哈利子流的老长,把凌冽笑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