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勞駕,我想問個道!討論-第六十四章 羅婕失蹤,欒詩玉殞分享

勞駕,我想問個道!
小說推薦勞駕,我想問個道!劳驾,我想问个道!
听到赵路的话胡言并没有意外,这样的一个人不可能始终逗留在不属于他的地方,就像自己一样只想找到回家的路。胡言点了点头,随口问道:“都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你替我拿个第一,也算我给南阳城的丹师阁留下的东西。”赵路又泛起了笑容。
“你还真是好算计啊,自己一毛不拔啊。”胡言出言怼道。
“丹鼎不是我出的?丹方不是我出的?”赵路反问道。
胡言有点无语,好像有那么点道理,只好换个问题:“你不是把丹师阁交给姓姬的了吧?”
“怎么可能!上次你离开后,我就让人把姓姬一家的一些罪证抖了出来,以此将他们一家人赶出了丹师阁。没有丹师阁的守护,他们一家子可是不少人眼里的肥羊。”赵路轻松的说道。
胡言看了一眼赵路,然后心里给他赠送了一个别称,老银币。不过胡言却没有对赵路有任何反感,姓姬的一家不是啥好东西,就是直接弄死也不为过。
包房的门此时被敲响,刚刚一队侍女鱼贯而入将两人点的酒菜摆放在桌上,然后留下了两个侍女在一旁伺候。两人也就不再谈论,开始喝酒吃菜。酒菜的味道还可以,两人吃饱喝足离开酒楼就又在街面上转悠,不过二人对那些贩卖的东西兴趣皆无。走到宝兴阁的门口,恰巧遇上了今晚宝兴阁的拍卖会,胡言拉着大长老进入宝兴阁,就像在现代看演出一样看了一场拍卖会。会上拍卖的基本都是丹药和灵器,最后压轴的物品是一件王器。随着买家的疯狂叫价,这件王器被拍到了六十万灵石,胡言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下,炼丹和铸器是真赚钱。
离开宝兴阁,二人朝着客栈的方向走去。就在距离客栈不远的一个转角处,黑暗里冲出一个影子。胡言立即警惕起来准备出手的时候,影子却又跑开了,但是一个略微熟悉的声音在胡言的耳边留下一句话:“罗婕失踪,跟我来!”
翻筋斗
胡言心里顿时一惊,罗婕这个魅力独特的女子对自己可是帮了不少,胡言不由得担心起来,和大长老交待了一下后,立刻追上黑影打算问个究竟。不过黑影的脚步并未停下,而是不停的在街道中穿插,最后跳入一个小院中。在路上胡言一直用神魂锁定着黑影,而且胡言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于是没有任何迟疑也跟着跳了进去。
胡言跟着黑影直到进入了院子里的厅房中,黑影这才转身朝着胡言施礼说道:“胡少,许久未见。”胡言也顾不上客套,而是直接发问:“董行,到底怎么回事?”
黑影正是当初在西林院的楚国密探董行,董行也不耽误直接把事情交代了一遍。原来当初罗婕将栾诗安排在南溪院后,又去了西林院找到董行,并告诉董行她要去调查一些东西,至于到底调查什么并未说明。董行以为她是执行什么任务去了,直到一个月前内部有人来查问最近可曾见过罗婕,董行这才知道罗婕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和任何人联系过了,也没有其他密探发现罗婕的踪迹。而罗婕最后一次露面是在安丰城,在那之后就没人知道她又去了哪里。董行也被安排了任务就是前往安丰城往西一直到青山的区域进行调查,傍晚的时候因为去和他人联络路过客栈看到远离的身影好似胡言,心中有所顾忌并没有跟上来而是在回客栈的路上守候,直到胡言和大长老返回才确认真的是胡言,这才决定现身引胡言来到密院说明情况。
“你打算何时出发?”胡言听完董行的诉说后问道。
“明日一早。”董行答道。
“我和你一起去。”胡言说道。
铠魂代码
西瓜星人 小说
“胡少,我们也无法确认罗婕到底是在哪个方向出事的,上面已经派其他兄弟四处搜索了。我建议你还是在此等候,一会儿会有一个负责联络之人到这里,一有情况他就会和你联系。”董行说出了他的想法。
胡言琢磨了一下,虽然不想干坐着等待,但是董行说的也对,如果真的发现情况,他在南兴城可以立即出发去救援,于是也就同意了。两人刚说完话,院门外响起规律的敲门声,随后董行去开门领进来一个文生打扮的中年人。董行一番介绍,胡言得知这个中年人名叫成元,明面上是一个说书人,风雨无阻每日都在城里的一方茶馆里说书。胡言和成元定下了联络的细节后,成元告辞离开,胡言也叮嘱了一番董行后,离开了小院。
罗婕的失踪让胡言心里压了一块石头,直觉告诉胡言,罗婕的失踪很可能不是那么简单。次日赵路带着胡言前往丹师阁总阁,非常顺利的通过了紫纹丹师的考核也拿到了丹师铭牌,一块紫水晶打磨的牌子刻着胡言的名字。
赵路告诉胡言他打算一直待在南兴城为最后的离开做准备,于是两人退掉了客房租了一间院落。安置好之后,胡言独自一人前往一方茶馆。
一方茶馆是一间不大不小的茶馆,胡言到的时候成元已经在台上开书,茶馆里摆着二十几张方桌,二楼还有六个包厢。茶馆里也就十几桌的客人在喝茶听书,成元讲的是青巍大陆上的一些古老故事,每天从未时开书讲一个时辰后休息半个时辰,然后上台再说上一个时辰一天的书也就说完了。借着中间休息的空隙,胡言传音给成元告诉了他自己新的住址,然后胡言又坐了一会儿这才离去。
左右无事,胡言每日上午都和赵路聊上一会儿,炼丹的经验还有其他大陆的情况,下午就去一方茶馆晃上一圈。几天下来,胡言在炼丹上受益颇多,也对外面的世界有了更多的了解。
这一日胡言坐在茶馆喝茶听书,到了休息时成元下了高台,一个听书的客人热情地凑上前去。两人交谈了一番后,成元来到胡言的身旁坐下说道:“胡少,刚收到的消息,栾诗小姐有难!”
“怎么回事?”胡言对栾诗的印象还是很好,虽然接触不多,但是那种清纯还是胡言所喜欢的,不像她的姐姐栾语从里到外都透着心计。
“消息是万宝阁那边过来的,谭波城的栾家准备和东岭城的榆家联姻,而栾诗正是那联姻的女子。不过万宝阁那边特意打探了一下,好像栾诗小姐是被逼迫的。现在谭波城和东岭城不单我们的人在查探,万宝阁那边的人也在行动,具体的情况晚点会知道。”成元详细的说道。
“栾诗现在哪里?”胡言问道。
“栾家已在昨日悄悄地将她送入了榆家,这一点也是引人怀疑的地方。按理说栾家虽然只是个谭波城里的二流势力,但是联姻这种事情怎么也要热闹一番,至少栾家应该大肆炫耀的,毕竟榆家可是东岭城里排名第一的势力。而榆家这边倒是在东岭城里宣扬了一番,说的是他们族长的小儿子榆淳今晚摆纳妾酒宴,所以万宝阁那边这才传来消息让我们通知胡少。”
按理说两个家族之间的联姻是娶妻还是纳妾,根本不关胡言这个外人什么事情。不过这几天来一直没有罗婕的消息让胡言本就很压抑,现在再听到栾诗也遇到了麻烦,胡言的心里一股邪火冒了出来,立即起身出了茶馆,直接发动踏云靴朝着南兴城传送阵的所在飞去。
“呔,何人胆大敢在南兴城飞行?速速落下听候处置!”一个声音从城里的一处所在升起。
胡言心头的火气很旺,全身的气势勃然而起,怒吼了一声:“滚!”
城里很多在街头游走的人,被这一声突如其来的怒吼吓得不轻,而刚刚发出那个声音的所在再无任何声音发出。等到这股气势散去,这才有人偷偷地四处打量,悄声的问着身边的伙伴:“这是何等大能啊?太吓人了!”
而他的同伴更是颤抖着身子轻声说道:“嘘!别说了,会被听到的,你不要命了。”两人相互用惊恐的眼神对视了一下,然后立即低头加速前行。
此时的城主府后的一座阁楼内,几个南兴城里的最顶尖的人物已经聚集,不过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丝沉重。最后还是一个声音开口说话:“都散了吧,那人明显不想理会我等,也算是给我等留了一个脸面。”
“南老,这人什么修为?”有人问道。
“我也不清楚,但是此人的神魂之力强过我太多,我估计他已在凝神极品积累了很久,只是没有方法进入化意境吧。”南奎天想了想说道。
“化意境?难道我等真的难以进入化意境了吗?”有人感叹道。
“算了吧,别说化意境了,就是连凝神境的巅峰咱们还都不知道何年何月呢?看来真的是时候离开这里了。”几个人的情绪都有些低,他们是南兴城最顶端的人物,知道的事情也比其他人多一些,今天的一次意外却让这里的人都有了一些想法。
胡言自然不知道他能引来这些事情,他直接飞到传送阵的所在,选了去往东岭城方向的传送阵扔下灵石直接入阵。胡言浑身的气息让四周的人全部低头,连大气都不敢喘自觉得让开了空间,守卫也急忙操作将传送阵发动。直到传送阵的光芒闪过,在场的人才敢将自己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一个个带着惊惧的表情,默默地用眼神互相交流,就是没人敢发声询问。
又是熟悉的黑暗空间里的拉扯感,这次的路程恐怕是最长的一次,当胡言被传送阵送出的时候,发现四周只有守卫值守已经没有等候传送的队伍。刚离开传送阵的位置,一个值守的守卫凑了上来,低声问道:“胡少?”
胡言点了点头,那人赶紧说道:“胡少,小的是闳掌柜的人,在此等候带领胡少前往榆家。”
“不用了,告诉我榆家的方位,我立刻过去。”胡言不想在路上耽误时间。
那名守卫立即用最简单的语言将榆家的位置描述了一下,随即胡言走出传送阵所在的大殿腾空而起,朝着守卫描述的方位全速前进。飞在空中才发现,时间大概已经是深夜时分了,城里多数地方都已经陷入了黑暗,胡言的心里又急了起来。
最強 啞巴 贅 婿
“大胆!何方贼人在此夜间飞行,给某家拿命来!”怒吼声中,一个人脚踩飞剑手持长枪凌空而至。胡言可没有功夫在这里耽误,直接取出墨金砖运足全力朝着来人拍了下去。一轮血雾在空中散开,胡言依旧朝着榆家的方位全速飞行。
“要出大事了!”刚刚在地上目睹刚刚一幕的巡逻队长此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全然不顾已经吓傻在一旁的手下,直接朝着城主府飞奔而去。直到这位队长的身影已经消失,剩下的人才在牙齿互相碰撞中发出声音:“兄,兄弟,我好像看见鲜于将军凭空消失了。”
“你,你看错了,不是消失了,是碎成沫了。”旁边的人战战兢兢的答道。
滴答,滴答,水滴落在地面的声音在这个深夜的街道上,在这群巡逻队伍中响起。水滴的声音越来越密集,不知道是谁惊恐地吼了一声:“跑啊!”,随后所有在场的人四散奔逃。
胡言已经按照那名守卫的描述飞到了榆家的上空,庭院的大门和一处偏院依旧挂着红红的灯笼,一处空地排列着数十张圆桌,桌子上还有残羹散落。胡言目光沿着红灯笼的排列落在了偏院里的一处所在,神魂之力将其覆盖。
“贱人!昨晚上在我爹那老东西那里还嘶喊呢?怎么今晚到我这就没气了?你以为死了就完了?死了我也要弄你!”一个声音在一个房间里叫喊着。还有一个笑嘻嘻的声音在一旁接茬:“少爷您放心,剩下的事就交给小的料理吧。”说完还吞咽了一下嘴里的口水。
胡言脸色更加的阴沉,自己的魂力没有发现任何栾诗的存在,但是不代表没有听出那个声音话里的意思。胡言加速来到那间房间所在,一拳轰碎房间的一面墙闯入了房中。
进入眼帘的一幕,让胡言的眼睛瞬间充血。那张清纯的小脸已经生息皆无,双目圆睁带着愤恨,全身不着寸缕,此时正被一个身影压在身下。距离床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张着嘴流着口水小厮打扮的人还在那里踮起脚伸着脖看着。
墙的响动让两个人有些错愕,胡言直接一拳将那个小厮打成了最小化状态。然后将那个被吓到发愣的人抓起扔在地上,直接一脚废掉他的工具。在那人的痛楚的嘶喊声中,小心地将栾诗的尸体收入锦绣世界中。刚刚的动作中,胡言瞥到了在栾诗身上那些已经干涸的血迹,嘴里的牙都要被胡言咬碎了。瞪着猩红的双眼,回身将还在地上哀嚎的那个人的双腿踩断。
“畜生!你们都做了什么!”胡言嗓子里发出令他自己都陌生的咆哮声。
被胡言踩断双腿的是一个青年人,身体上的痛苦已经让他的面孔扭曲起来,但是眼中却散发着恶毒的目光,恨恨地朝着胡言喊道:“你是谁?敢对我下手,你可知道我是榆淳,我爹是榆申麓,我爷爷是榆家家主榆正坤!救命啊!”
胡言盯着榆淳说道:“管你是谁,今天谁来都不好使。都有谁碰了栾诗,给我老实交代,否则我真的会让你痛不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