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大明太師 起點-第三百五十四章: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分享

大明太師
小說推薦大明太師大明太师
陈云甫打算动行北上的想法不是突然来的,而且他也必须北上。
既然决意明年开春后动兵朝鲜,那么在这之前,陈云甫势必要到辽东去看看。
仪辂在经过北平旳时候停了下来。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北平的变化之大,是肉眼可见的。
北平知府李庆城外十里迎驾。
“时间过得可真快。”
看着眼前的李庆,陈云甫由衷感慨了一声。
谁能想到呢,当年那个还在太极书院教书的老师,现在摇身一变,都成了北平的知府。
“十几年过去,太师的风采不减当年。”
陈云甫呵呵一笑,一路上望着车辂外的北平市井,频频点头道:“这些年,北平的变化真大,人也多了,市井也繁荣许多,你有功。”
“下官不敢居功。”
李庆倒是谦虚的很:“当年俞经略使在北平做知府的时候就说过,只要辽东平定,漠南安宁,没有外敌的侵扰,北平是可以很快稳定下来的,稳定,必然繁荣。
因此,这都是国朝带来的,加之太师您大力发展辽东,以点带面,北平、平津就都跟着繁荣起来,两地百姓,无不齐颂太师英明。”
陈云甫无声笑笑。
“你身上的书匠气息少了许多,倒是多了些官僚的味道,也会奉承拍马了。”
“下官字字发于心,绝无溜须拍马之意,没有太师,就没有今日的北平。”
李庆的面上很坦诚,毫无作伪之意:“太师,咱们现在去府衙吗?”
“不,去一趟太极学院吧。”
这大概真的是人上了岁数,陈云甫越来越喜欢故地重游,这当然不是感慨,而是喜欢那种成就感。
看着一切越来越好的成就感。
得益于北平的日趋繁荣,太极书院也比十几年前兴旺了许多,哪怕没有进入书院内,
陈云甫的两耳间,便已斥满了读书声。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这是东林先生顾宪成说的名句,此刻被陈云甫顺口说了出来。
李庆细细一咂摸,听的眼前一亮。
书院内的布局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动,当年的凉亭还在,陈云甫就同李庆在这里暂歇脚力。
“这些年过去,如今北平有多少学生了。”
“七千多人。”
听到有如此多的学生,陈云甫很赞叹,语带喜意:“甚善。”
表扬过骄人的成绩后,复又关切道。
“如此多的学生,这食宿问题,棘手吗。”
李庆便对答道:“回太师,从俞经略使开始到下官这,北平十几年来都牢记太师当年的教诲,一直坚持工学两勤的政策,不收学费,每日免费一餐。
春忙秋忙的时候,就组织学生去垦荒种地,以工补学的同时,也能寓教于乐,让学生们知晓农民不易,珍惜粮食,等将来他们毕业后科考入仕,也能爱民恤民。”
“好啊,好啊。”
陈云甫心里对李庆是越来越满意,遂言道:“科考明年便停了。”
后者惊讶道:“缘何。”
“本辅决意重定国朝育才、选才、录才之道,故而停科举兴教育,北平义务教育的成果斐然,本辅打算推广,等国子监和翰林院把新的教材编修好后,军政院会成立专门的主管教育的衙门,到时候,你调来南京。”
听到要将自己调去南京,这是明明白白的升官之意,但李庆并没有急着高兴,而是担忧道。
“科举乃是国朝录官之本,更是天下莘莘士子们的进身之道,停了科举,下官担心他们会乱啊。”
李庆的身份在这里放着,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北平知府,不能指望他可以立足于国家的层面,更别说整个九州的层面来和陈云甫一样看问题。
故而陈云甫也没有解释,更不会怪责他,只是宽慰道:“你放心,本辅自有安排和考量,不会出乱子的。”
“是,下官无知莽撞,请太师责罚。”
为官者讳,李庆当面质疑陈云甫的决定,自觉犯了官场大忌,连忙认罪。
“无妨,你敢说出来,说明骨子里,你还是当年那个热血纯粹的教书先生。”陈云甫不以为忤,反赞扬道:“为官就当如此,不忘初心便是最好。”
二人闲聊一阵,书院内响起了一阵钟磬声,顷刻间,便是嘈杂声四起,从数十间学舍内,乌泱泱涌出了无数学生。
这些学生有大有小,长者十五六,幼者六七岁,嬉戏攀谈好生热闹,不过待见了凉亭外围了一圈的锦衣卫后,又都吓的远离,只是交头接耳议论不止。
“太师,为安全计,咱们先走吧。”
穆世群看到那么多学生,担心陈云甫的安全,便上来劝了一句。
后者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有些不满:“一群学生而已,难道还会害本辅性命吗,怎可把孩子视为洪水猛兽。”
不等穆世群认错,陈云甫便挥手。
“着你的人都散开,本辅去和孩子们打声招呼。”
穆世群不敢忤逆,当即照做,只是紧紧贴在陈云甫身边,生怕冷不丁从哪里射出一支冷箭。
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被迫害妄想症。
“呀,是太师!”
学生的人群中,有人眼尖嘴快,当即喊了一声。
“太师万福金安。”
“太师金安。”
四月怪谈
参见声和祝福声此起彼伏,这些孩子纷纷送上最淳朴的祝语。
陈云甫面带笑容,一路上频频挥手同学生们打着招呼,还叫来了第一个认出自己的小伙子。
“你是如何认识我的?”
“回太师的话,书院里有您的画像,学生们都见过。”
听到书院里竟然有自己的画像,陈云甫就扭头看向身边的李庆:“本辅的画像也拓印了?”
“是。”
李庆解释道:“自从当年太师您放宽礼法后,尊者肖像便越来越多,不仅太祖太宗的圣颜流于天下瞻仰,您的也有,而且还最畅销呢。”
“是吗。”
陈云甫开了句玩笑:“那本辅可是要去找那些买卖肖像的商人,问他们要一笔分红银子。”
众人皆笑。
扫过这一圈年轻稚嫩的脸庞,陈云甫由衷的开心,最后在一番短暂的交流后,感慨道。
“看到你们,就像是看到了辰时的太阳,如此的朝气蓬勃,就像我们方兴未艾的国家,我相信,只要有你们,咱们的国家,就会越来越兴盛。”
在杨士奇的带头下,现场爆起激烈的掌声。
所谓鼓掌叫好,一直用于市井瓦舍之地,不曾登大雅之堂,但此刻杨士奇领掌,热烈的掌声却显得并无丝毫不妥之处。
太极书院的首座适时提出一个请求。
“能不能请太师,赐几个字?”
陈云甫沉吟一阵,展颜笑道。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