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修仙從時間管理開始 愛下-第十七章 覲見仙人,光明未來閲讀

修仙從時間管理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時間管理開始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给秋长天赐下道号后,紫薇掌教便立刻宣布:
昆仑太清宗,即将召开祭祖大典!
虽然对外声称是祭祀祖先,但大家都知道实际目的是什么。
在昆仑内部炫耀还不够,还要去整个修真界炫耀……
当然,对于这种让宗门声名远扬的事情,长老们自然没有反对的理由,甚至私下里迅速传讯往日的好友故交,提前告知他们事情原委。
咱们昆仑的道心通明天才,秋长天居然结了一品金丹,速来看!
于是消息便在各路洞天,诸多大能之间传开,渐渐竟有轰动天下之势。
且说秋长天结了丹后,筑基境大首席的位置便顺理成章地卸任,由紫薇掌教指定徐应怜接任。
这结果也在大家意料之中。
实际上,徐应怜如今的修为水平、战斗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昆仑历史上的每一代大首席。
甚至连她的太爷爷,也就是上上任大首席徐长卿,在这个岁数的时候都有所不如。
如果没有秋长天,那么徐应怜便是当之无愧的昆仑“金丹之下第一人”,紫薇掌教最欣赏的徒弟……可惜,没有如果,她注定要被秋长天旳万丈光芒遮掩住了。
筑基境大首席的位置更迭,并没有引起任何的波澜。
秋长天和徐应怜,则是在宗门大会结束之后,便被紫薇掌教带到天门殿觐见赤松仙人。
赤松仙人,昆仑太清宗的镇派长老,是一个很喜欢下棋的老者。
听紫薇掌教说完原委,他看向秋长天的目光也有些惊讶,甚至是恍惚。
“一品金丹啊。”赤松仙人怅惘说道,“若你能生在阐教时代,必然能成为天尊亲传,可惜了。”
紫薇掌教便有些尴尬,因为赤松仙人话里话外,有点儿“秋长天值得更好的师父”这个意思。
只是他即便再怎么自负自傲,也不敢和创建阐教那位天尊去一较高下,因此只是默默颔首。
“长庚既然成了真人,你打算如何安排?”赤松仙人回过神来,问道。
“还未问过他的意见。”紫薇掌教恭谨说道。
他转过身来,跟秋长天说道:
“成为金丹真人后,你的身份便要进行转变,且听我与你细说。”
“金丹境和筑基境不同。筑基境修士,无论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弟子’。”
“既然是弟子,在门派里就是晚辈,主要任务乃是修道,不需要承担门派的诸多职责义务,当然也不会有太高的地位。”
“但结了金丹,成了真人,得了道号,从此便是宗门的正式修士,拥有独立完整的身份和地位。”
蒼天白鶴 小說
“打个比方,你若是以真人身份离开昆仑,便可以去外界开创自己的道统流派。除了少数宗门保护的昆仑独有秘术,其余的尽可以传授出去,作为你自家门派的道统衣钵,宗门这边也会予以承认。”
“弟子并无此念。”秋长天连忙说道。
“有也无妨。”赤松仙人捋须说道,“我们昆仑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没有许进不许出的道理。只是对于大部分金丹真人而言,离开昆仑去外头开宗立派,没什么实际的好处罢了。”
“真正跑到外头去的,往往都是一些寿命将尽,突破无望的金丹真人,所以你师父只是顺口一说,没有警告你的意思。”
紫薇掌教微微点头,继续说道:
“若是不打算离开昆仑,在宗门内便要承担义务。”
“昆仑玉虚宫内设有六堂,分别为‘戒律’‘徼巡’‘执引’‘典史’‘守簿’‘迎客’。”
某不科学的机械师
“其中戒律掌刑名之责,约束派内修士;徼巡卫宗门声威,对外征讨魔教。”
“执引通四方之货,提供物资补给;典史守道统衣钵,整理秘法经卷。”
“守簿司名册文书,打理上下事务;迎客驻巍峨山门,招待天下同道。”
“你接下来,打算挂入哪一堂啊?”
iDOL LiBERTY
发飙 的 蜗牛
秋长天认真听完,晓得如果昆仑太清宗是一个国家,那么戒律便是公检法,徼巡是军方,执引是商贸海关,典史是科教部,守簿是组织部,迎客是外交部。
如果问自己的意向,那么首先排除执引堂和迎客堂,这两堂经营的都是那种细碎琐事,不仅平日里任务繁重,而且还相对更难被重视,属于牛马部门。
若要清贵些,便选择典史堂或守簿堂。前者负责管理经卷文书,日常有大把时间,清闲得很;后者负责派内诸多修士的月钱供给,实权在握,地位自然尊贵。
反之,若是闲不住的,想要弄出点名堂来,也可以去戒律堂或者徼巡堂。前者专打同门,后者专打外人,斗法实力可以增长得很快,后续赢得门派重视的可能性也更高。
然而,虽然秋长天心中有各种想法,但他作为一个资深间谍,自然不可能傻到真的做选择,只是恭敬地回答紫薇掌教:
“师门指派即可,弟子不敢辞也。”
我是宗门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坚决服从组织调配!
紫薇掌教有些意外,赤松仙人却是笑了起来,说道:
“你这滑头,明明年纪轻轻就结了一品金丹,怎么却跟个谨小慎微的散修似的?”
“既然如此,那就让你的师父安排吧!”
紫薇掌教闻言,微笑说道:
“你最近风头正劲,过犹不及。为师打算先将你安排到典史堂,听清桂长老的吩咐,你觉得如何?”
清桂长老,天南徐家出身,目前负责看守昆仑太清宗的藏经阁——没错,就是当初给秋长天指点雷法的那位徐长老。
紫薇掌教这样安排,摆明是让他过去镀金享福的,秋长天哪里会有不肯的道理?立刻便答应下来:
“全凭师父做主就好。”
徐应怜始终站在旁边,默默听着长辈与师兄的对话,一言不发。
晓得师兄要跟在那位老祖宗身边后,一时间也有些羡慕。
至于为什么羡慕,却是说不好,反正羡慕就是了。
“应怜,你也过来。”安排完秋长天的事情,紫薇掌教又示意她过去参见赤松仙人。
“前辈。”徐应怜盈盈行礼。
“不错。”赤松仙人欣赏地看着她,“比之长庚虽然不及,却也相差不远,做这个筑基境大首席是绰绰有余了。”
豬頭的老公 小說
徐应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