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夢斷幽閣討論-第88章 轉移目標相伴

夢斷幽閣
小說推薦夢斷幽閣梦断幽阁
今夜的山林太过于安静,日头才刚落山不久,乌云便遮住了刚刚升起的月亮,林子里黑漆漆的,只有身后两盏火把闪烁着的微弱光亮,照亮着林间前行的路。
白日喧嚣的鸟叫声已然平息,只有微风吹动树梢发出的沙沙声显得那么颓然无力,山风夹杂着一丝凉意袭来,婧儿打了一个寒颤,缩起了脖子,双手环抱着肩膀,脚步越发地快了起来。
走出这片林子便已看见了燃着几支火把的别院。
突然,婧儿停下了脚步,她用力嗅了嗅鼻子,迎着山风似乎闻到了一股奇怪的,令人作呕的气味,她睁大了眼睛打量着四周,这段向别院去的路,她已经走了无数遍,早已熟悉,然而,这种味道她却从没有闻到过,至少在这条路上她还不曾闻到过。
身后的雪莲走上前来问道:“姑娘,怎么不走了?”
“你们闻闻,这是什么味儿?”婧儿有一丝不安。
烈火青春
听闻此言,护卫们诧异地对视一眼,伸长了脖子,使劲嗅着空气中一阵阵袭来的淡淡的奇怪的味道,突然,一名护卫睁大了双眼,眼神中闪过一丝警觉,扭头望向婧儿,道:
“是血腥味儿。”
婧儿面色凝重,默默地点了点头。
护卫神色大变,低声暗呼:“不好,别院出事了。”
两名护卫“仓啷啷”拔出宝剑,一左一右护在婧儿左右,警惕地四处张望。
“姑娘,不会又是那老贼来了吧?”
雪莲的声音中有一种压抑的颤抖,她一手握着宝剑,一手紧紧挽住婧儿的手臂,仿佛一松手婧儿便会被人抓走一般。
婧儿双眉紧蹙,冷静地望着前方暗夜中若隐若现的别院,心一点点地向下沉,低声说道:
“看来是我估计错了,这铁面阎罗不但没走,反而又回来了,他这是要杀我吗?”
雪莲顿时柳眉倒竖,咬牙低斥:“这老贼当真阴魂不散啊。”
“那我们不能再去别院了。”护卫也有些焦急起来。
婧儿摇摇头,道:“不可,此时他若找不到我,必然会往这里寻来,若我返回府里,必然将他引过去,那小云天可就会大乱了,此人功力之强非同小可,一般的护卫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真是始料未及啊,如今小云天护卫伤亡惨重,防守最是松懈之时……”
“那如何是好?” 护卫有些焦急。
婧儿思忖片刻,突然,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转而望着两名护卫,问道:“你们怕不怕?”
“不怕。”护卫挥舞着手中长剑,声音虽低沉却是异常果断。
婧儿满意地点点头,突然对着其中一名护卫高声说道:
“哎呀,我的帕子忘拿了,你去帮我取来吧。”
随即又压低声音:“雪莲也跟着一起回去,速去报知你们少主,就说……说我去了大黑石头那里。”
“不,雪莲不走,”雪莲急了,“姑娘有危险,雪莲怎能离开?”
婧儿说道:“我要引开老贼,越少人跟着越好,免得他怀疑,你们速去速回便是,我尽量拖延时间,不会有事的。”
听得此言,雪莲与那护卫面面相觑,倒是护卫先行领会了她的意思,故意大声回道:
“是,我们这就帮姑娘取来。”
雪莲将手中一直握着的那两罐棋子顺手塞进了留下的那名护卫手中,返身一路小跑向宅院奔去。
婧儿此刻异常冷静,见护卫与雪莲走远了,这才转身从容地继续向别院走,边走边低声对护卫吩咐道:
“我现在要把铁面阎罗引出来,你跟紧了我。”
“是。”护卫口中应着,将那两个小罐棋子塞进了怀里。
……
此刻离别院不足五十步,随着二人向别院靠近,血腥味儿越发浓烈,婧儿心知不妙,这老贼今日既然已经动了杀机,必然不会轻易放过她,心中暗自后悔没将房中的匕首带出来,但是如今事情紧急,婧儿也只能硬着头皮向前走。
别院平日安全的时候,护卫们都会点燃火把,远远地还能瞧见有护卫在别院四周巡逻的身影,可是这会儿一个人影都没有,散发着血腥味儿的空气沉寂得令人毛骨悚然。
越靠近别院,婧儿的心跳动得越发猛烈,她尽力压抑着心中的恐惧,佯装毫不知情,与平常一样姗姗而行,当二人缓缓走到别院外围时,婧儿陡然又停下了脚步,高声对身后护卫说道:
“今夜无事,我还不想那么早回去,你索性陪我去山中走走吧。”
护卫顺从地应了声“是。”
跟随着婧儿绕过别院的大门径自向后山的林子里走去。
婧儿走的不紧不慢,在那暗夜之中,她敏锐的神经精准得感受到,就在不远处,有一双鹰一般的眼睛正恶狠狠地盯着她,盯的她心里发憷,可是她知道此刻自己绝不能回头。
就这样,也不知在林间走了多久,婧儿渐渐气喘起来,汗湿了衣衫,双腿也略感发软,但她丝毫不敢停下来,只想尽量远离小云天宅院,越远越好,只有将那老贼引的越远,商无炀和老夫人他们才最安全。
婧儿暗自咬了咬牙,就着护卫手中火把那点闪烁的亮光,步履沉重地在林中高一脚低一脚地艰难穿行……
渐渐地,耳边传来阵阵流水声,越前行,水声越大,令她前进的脚步越发地坚定。
又走了半刻钟,终于走出了那片林子,来到了一处广阔的草地,一轮弯月撕开乌黑的云层,露出了一抹惨白色的光,隐在山顶黝黑的树丛后,那一抹淡淡的苍白残光将扑散了的山形树影映射在这片草地上,隐隐绰绰,还有那日夜不息奔腾着的巨大瀑布就在眼前,飞流而下的哗哗声在这浓黑的夜里震撼人心,腾起的白色水雾在幽黑层叠的山峦中如夜之精灵,飘渺得令人生出一丝恐惧,峡谷中升腾而起的白色华光,却令婧儿有种空灵的感觉,仿佛站在了天水的源头,脚下渐渐有了虚空的感觉,身子好似悬浮在峡谷上方一般顿时轻盈了起来,那份湿润的水汽冲散了淤积在心头的血腥味,满身的疲惫顿时一扫而空。
黑沉沉的深山里,婧儿睁大双眼迅速打量着四周,山崖边那个黑色的巨石映入了眼帘,一抹别有用意的浅笑在她唇边一闪而过。或许是瀑布的激流推动了空气的流动,亦或是在此处山谷过于空旷的缘故,此间的山风比其他地方都大了许多,护卫手中的火把被风吹的“呼啦啦”作响,火苗飘乎闪烁,几欲熄灭。
婧儿长发乱舞,锦缎衣裙随风摆动,裹挟着那娇柔的身躯几欲站立不稳。
“姑娘,此间风大,我们要不要找一处避风之处?”护卫警惕地打量着四周。
婧儿抬手拂开额间肆意飞舞的发丝,摇了摇头,压低声音:
“别回头,他就在此,就在我们身后的林子里。”
“跟我来。”婧儿径自向那黑色大石走了过去。
护卫手举火把紧随其后,待得走到大石旁,婧儿站住了,回忆起当初她与商无炀一同来到此地,首次见到这块黑色陨石的场景,大概辨别了一下方位,下巴朝巨石的南侧抬了抬,“去那边。”
“是。”护卫紧紧跟随她走到了陨石后方站定。
此处在巨石南侧,恰好是背风处。
婧儿低声问道:“会下围棋吗?”
“呃,会一点。”护卫诧异地望着婧儿,浑然不知她在如此紧张时刻突然问这句话是何用意。
婧儿压低了声音:“相信我,就在这个石头周围,你一定要严格听我指挥,我的棋子怎么走,你就脚下就怎么走,还要逼得对手站在你的反方向,明白吗?”
护卫注视着眼前这位端庄秀美的女子,在这些护卫心中,婧儿如今已是如神一般地存在着,潜意识里对她的命令就有种无法抗拒的魔力。既然是奇人,自然有奇的道理,这一点护卫还是笃信不疑的,他自知只管服从就好。
于是,在震耳欲聋的瀑布水声中,婧儿故意高声说道:
“此间景色甚好,空气也清新,我累了,你陪我下一局棋吧。”
“好。”护卫爽快地应了。
……
见足下一块三尺见方略微扁平的山石,恰似一张小桌子一般,作为棋盘是再好不过了。
“就是这了。”
婧儿满意地围着那块山石转了一圈,随后席地而坐。此时她的位置是背对悬崖瀑布,面对丛林,右手边是巨大的黑色陨石,在星光照耀下,面前一片黑黝黝空旷的草地在她的眼中一览无余。
护卫将手中火把的把杆插入山石旁的泥土里,打怀中取出两小盒黑白子的罐子来,将装有黑子的小罐放在婧儿手旁,白子罐则放在自己手边,又拔出腰间佩剑,在山石上横平竖直,三两下很快就刻好了一个棋盘,随即跪坐在婧儿对面,二人当真在这澎湃而喧嚣的激流声中闹中取静,优哉游哉地下起了棋来。
感受着山风吹袭的阴冷,看着“棋盘”上黑白错杂的棋局,婧儿纤长白皙的食中二指捻着一枚黑色棋子,欲落不落,看似在沉思,又似在享受山间的这份难得的幽静,实则心潮翻涌,危险随时便会降临,强自镇定的她,脑子在飞快地运转……
“武婧儿,你好生自在啊。”
突然,一个干涩嘶哑的声音在这深夜空旷的山谷之中,如一把无形的利剑穿透了潇潇风声,和轰鸣的瀑布声,侵入他们的耳中,令人毛骨悚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