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梁鎮妖司討論-第二百九十四 要不發個誓?推薦

大梁鎮妖司
小說推薦大梁鎮妖司大梁镇妖司
于淳峰怎么也没能想到,苏文在他绝对禁绝的力量之下,还能给予反击。
而且是给了致命的一击。
若是寻常武器,哪怕击中的是心脏要害,对于一个序列五强者而言,也不一定致命。哪一位高序列超凡者,没点保命手段呢?
但刻刀巨擘却不简单,在苏文全力一击之下,顿时绞断了于淳峰的生机。
“啊哈……”短短的错愕之后,于淳峰意识到苏文竟挣脱了他的束缚,给了他关键的一刀。
他抬起手,就要往苏文脑壳上一拍。
作为法家大能,此时他依旧有能力给予苏文致命的一击。
“爹……”
于莳凄厉的声音在于淳峰身后响起。
看到于淳峰挥刀砍苏文的脖子,而苏文却用刻刀洞穿了于淳峰的心脏,于莳一时间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唉……”
听到女儿的声音,于淳峰长长叹了一口气,放下了手掌。身体如同飞灰一般消散。
看到消失的于淳峰,苏文却不敢大意。
他很清楚,于淳峰并没有死去。
“爹,我爹呢?”
于莳两人惊惧,看着眼前的苏文,眼里再也没有仰慕的神色,取而代之的只有深深的恐惧。她刚刚步入超凡者的世界,之前于淳峰对她保护又太过,以至于对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咳咳……”
山谷旁的小院里,于淳峰的身影闪现。
只是小院里的于淳峰,仿佛大病初愈,整个人瘦弱许多,还不住咯血。
正常情况下,刻刀应该彻底毁灭他的生机,可他有樊笼保护,还是保住了性命。
代价是法家的超凡力量,跌掉了两个境界。
此刻的他,只剩下了儒家序列四和法家序列三的力量。若是从纸面数据看,于淳峰依旧拥有碾压苏文的实力。
但是……刚才他还是序列五的时候,就被苏文反杀,此时苏文毫发无损,一身禁忌物,于淳峰根本不觉得自己有任何的胜算。
他以往只觉得,禁忌物只能算是超凡者锦上添花的工具,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只要小心一些,禁忌物根本没有发挥的余地。
到了此时他却是悟了。
禁忌物的数量只要够多,对手再强也没用,完全可以凭借禁忌物给对方飞龙骑脸。
看到于淳峰再次出现的身影,苏文如临大敌。
他很是担心于淳峰再次拼命。
刚刚破开于淳峰的束缚,他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尤其是强行运转兵家秘术,此时他超凡力量已经消耗殆尽,全靠地支的伪装,看上去精神饱满的样子。
“苏文……”
于淳峰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先开了口:“你赢了……但我也没彻底输,我们言和,你觉得怎么样?”
“好说……”
苏文故作轻松地往前走了一步:“只是我不明白,于刺史说的言和,究竟是怎么一个言和法?”
“爹……”
看到于淳峰死而复生,于莳破涕为笑,小跑到于淳峰身边,将其牢牢抱住。
于淳峰见状,眼底最后一抹锋芒却悄然隐去,心底叹息一声。
“你也看到了,我之前种种,都是为了救小女一命,如今小女已得到你的文气馈赠,压住了污染之力,我此生也无遗憾,只想带着小女北上燕国,从此不再南归,你觉得如何?”
“那山南道一地百姓,因你一己之私所造成家毁人亡,妻离子散,大梁朝的新政饱受争议,备受阻挠,就这么算了?”苏文声音一沉。
若不是地支分析了樊笼的污染特性,他还真以为于淳峰说的都是真话。
于淳峰的种种恶行,绝不是为了救于莳。于莳被禁忌物污染是两年前,可于淳峰在二十三年前就开始倒行逆施,所图不过是为了营造符合他晋升的环境,完成晋升仪式罢了。
之后种种,尤其是在山南道的行为,都是为了这个目的,十多年时间里,随意篡改新政内容,不知残害了多少百姓。
为了铲除异己和消灭敌人,他不惜动用樊笼,最终才导致了血脉血亲被污染。
可以说,于莳是于淳峰追求强大过程中的牺牲品。
于淳峰为于莳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弥补所犯下的错误而已。
而他的手段也并不光彩,试图残害儒家超凡,掠夺灵性治愈于莳。
若不是遇到了苏文,于淳峰不知还会害死多少人。
此时他一时落败,处于劣势,说几句服软的话,就可以飘然离开,不用为所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那怎么可能!
苏文义愤填膺地训斥了于淳峰之后,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他发现,自己固然气愤,可他还是受到了地支的影响。
地支对于淳峰这样的坏人深痛恶绝,若不是苏文太弱,它都恨不得自己剥离出来,直接对于淳峰下手。
只是吧……地支身为防御性的禁忌物,面对法家超凡,它还是束手束脚的,只能影响苏文的情绪,说出自己的心底话,虽然也是苏文的心底话,可没地支的加持,苏文的腰杆也没这么硬。
“那苏公子……你是准备替天行道?”于淳峰冷笑一声,握紧了拳头。
若不是苏文那一身禁忌物,此时他早将苏文捏扁搓圆,怎么可能会如此低声下气。
可这小畜生还不满足,真以为他抡不动刀了吗?
“自然是想的!你如此恶贯满盈,还想从容离开不成!”
地支替苏文回了一句,等苏文反应过来之后,见于淳峰的头发无风自动,他果断补充了一句:“好歹发个毒誓之类,表明从此以后痛改前非,再也不犯恶事才行!”
“……”
于淳峰本想着跟苏文拼命,只是听到苏文这一番话,撸起的衣袖放了下来,沉吟不语。
他有些搞不明白,苏文究竟是在调侃,还是认真的。
普通人对发誓赌咒不以为意,因为绝大多数人并不相信许下的咒誓会真的实现。
可对超凡者来说,发誓赌咒是可以通过超凡之力约束的,冥冥中的天道是能感应到誓言,一旦违背,报应是可以以肉眼可见应验的。
于淳峰本能抵触这样的行为,但对如今的局面来说,苏文这样的要求,根本不算苛刻,反而有点儿戏的感觉。
“爹啊!别怂啊!”
地支在苏文脑海里嚎叫着。
“你有我保护,有巨擘、古卷大爷帮忙,还有暗影之门,破菜刀一大堆东西,堆都堆死他了啊,别怂啊,咱们并肩一起上,为民除害,还人间朗朗乾坤啊!”
“……”
苏文用力地摇了摇头,试图将地支魔性的声音从脑海里甩出。
于淳峰看到苏文这模样,心里又一阵警惕,以为苏文要反悔了。
“我可以发誓!”
他赶紧应了一声。不管苏文本意真假,试探了再说。此时他身上伤势还没能彻底控制住,跟苏文虚与委蛇,也能缓过这一口气。
等他稳定伤势之后,就算苏文想动手,他进能控制樊笼对苏文进行绞杀,退能带着于莳从容逃命。
“很好……”
苏文松了一口气,应了一声。心里催促地支,别叽叽歪歪的,赶紧给南宫、青栗发坐标消息,再耽误下去,于淳峰可就真跑掉了。
于淳峰推开女儿,理了理衣冠,就要发誓。
只是他忽然探手入怀,摸出了一方文印,看了上面几眼,本有忧虑之色眉目忽然舒展开来。
“发誓,我发你个头!”
于淳峰恢复了自信满满的样子。
原因无他,他的援兵来了。
世族出身的他,又位高权重,深耕数十年,于淳峰可是培养了不小的势力。
尤其是在山南道这些年,他暗中收服了许多土匪强盗,更有许多黑暗途径的强者秘密投靠他,被豢养起来。
之前潜藏的山头,不过是他狡兔三窟之一,能够带苏文去的地方,他随时都可以舍弃,拱卫那里的大多也只是寻常马匪和一些随时作为炮灰的低序列超凡者。
真正的精锐,他便豢养在山谷附近。
人数也不多,不过六名黑暗途径的超凡者,但每一个超凡者,都有序列三以上的实力,其中一人更是晋升了序列四。
当然,这些人能拥有如此实力,也多得于淳峰纵容他们在山南道晋升,若无于淳峰配合,掩护了他们的行踪,早就被内厂抓到,绳之以法了。
几人感知到小院这边有异常力量波动,对于淳峰发出了询问。
于淳峰也从慌乱中想起,他还有后手,根本无需对苏文低头。
“从序列五跌到了序列三,损失惨重,不过得到这小子身上的禁忌物的补充,也不算亏。”
于淳峰心里暗暗盘算着。
但他心里还是有隐忧。
他很清楚那些投靠他的黑暗途径的超凡者是些什么货色。
以前他有势力可以让这些人依靠,有实力震慑心怀不轨者,也有财力供养得起这些渣滓。
可此时,他的权势已无,实力大损,财力虽然没什么变化,但没有权势实力,太富有反而不是什么好事。
若被这些投靠他的超凡者看破了他的虚弱,苏文身上的禁忌物不但落不到他手里,他自己恐怕也自身难保。
“只能让他们……消耗苏文的禁忌物力量了……”
于淳峰决定,让这些人充当耗材,将苏文禁忌物的力量彻底耗尽,自己再尽收渔人之利。
侯門醫女庶手馭夫 小說
他心里没有半点负担,养了这群狗东西这么多年,是他们知恩图报的时候了。